第225章 落霞穀待命(1 / 2)



【】

“啟稟王爺,右路軍總教頭張翼,私自調遣右路大軍精銳五百人,前往落霞穀方向!”

趕來的士兵語氣急切地向君卿衍彙報了這個情況。

君卿衍擰起眉頭,詫異地驚叫道:“什麼?他瘋了嗎?私自調兵可是死罪,他想乾什麼!”

夏沉煙在心底嘖了一聲。

這演技!

也難怪他演了這麼多年的紈絝子弟,都沒被人識破。他臉上那副完全沒有預料到事情發生的表情,真的是毫無破綻啊!

那士兵顯然被嚇到了,慌慌張張地說:“屬下不知!張教頭什麼都沒說,硬是領兵闖出了軍營!周副將讓屬下趕緊來稟報王爺,讓王爺下定奪!”

“傳令下去,讓言齊速速進宮向皇上稟明此事。副將周浩、左路軍總教頭郭弘,持本王手令,率左路軍五百人即刻前往落霞穀攔截張翼,若有反抗者,殺無赦!”

君卿衍沉著臉,有條不紊地下令,然後他迅速前去書房,從抽屜的暗閣裡取出兵符。

沒有調令,擅自離開軍營者,違軍令,可視為逃兵,論罪當秋後問斬!

沒有兵符,擅自調兵者,亦違軍令,可視為反叛,論罪可就地處決!

而皇城腳下,違反以上兩條,則有謀反嫌疑,一旦坐實,可誅九族!

眾人皆知事情的嚴重性,片刻不敢耽誤,迅速行動起來。

君卿衍也領著言齊,趕往宮中麵聖。

等夏沉煙回到夏府的時候,這番動靜已經鬨得半個雀都氣氛緊張。

她裝作剛起床的樣子,紫陌來伺候她洗漱的時候,還一驚一乍地說道:“小姐,外麵好像出什麼大事了!”

“皇城雀都,天子腳下,能出什麼大事?”夏沉煙不以為然,鞠了一捧清水自顧自地洗漱。

紫陌睜大眼睛,不自覺地壓著嗓子說:“一盞茶的時辰前,淩老將軍穿著盔甲帶著幾名親兵騎馬出了皇城,聽說是奔著軍營去了,可能是要去調兵。你說,這是不是出大事了?”

淩老將軍?驃騎大將軍,淩昊蒼!

皇上把他都派出去了?

在絲毫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的人眼裡,這確實是一件十分重大的事情。

即便夏沉煙知道一些內情,也稍稍震驚了一下,但很快她就反應了過來。

也對。

君家的右路軍總教頭,莫名其妙帶著兩千大軍衝向了落霞穀,就算君卿衍表示對此毫不知內情,皇帝也不可能完全不猜忌。

而龐家和君家交好,為了避嫌,自然也不好派龐家軍插手此事。

如今雀都三大軍事實力,除了君、龐兩家,便是驃騎大將軍府淩家。所以,派淩老將軍去,合情合理。

就是陣仗太大了點。

夏沉煙心想,這應該也是在君卿衍的掌控範圍內。說不定,他就是故意要把事情鬨大。不過,出事的可是君家軍,他就一點都不擔心牽扯到他自己身上嗎?

“天大的事情,跟我們這些小老百姓也沒關係。天塌下來,有高個子頂著呢,彆整天瞎操心了!”夏沉煙輕飄飄地扔給紫陌一句話,就扭頭走了,準備去練琴。

紫陌在後麵翻了個白眼,心道果然沒法跟這種書呆子交流。這麼重要的事情竟然都絲毫不關心,一心隻想著練琴!

真是個蠢貨!琴彈得再好,這輩子又能有什麼前途!

算了,反正是個沒靈根的廢物,還能指望她什麼呢?

紫陌安慰著自己不要跟夏沉煙這種人一般計較,自己去忙活了。

夏沉煙確實老老實實地練著琴,腦子裡卻在想著此刻落霞穀中正在發生的事情。

城西,落霞穀。

從湘西回雀都,這座龐大的峽穀是必經之路。

兩側高山拔地而起,叢生著各類灌木和大樹,鬱鬱蔥蔥一片,不時可見鳥雀飛進飛出。

峽穀高處雲霧繚繞,兩山夾角之間,若是在傍晚時分剛好可以看見夕陽西沉,灑下漫漫餘暉,晚霞燦若織錦,因而得名,落霞穀。

此時一支二十來人的小隊在峽穀間行進。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最新小说: 重生成渣男姑奶奶我暴富了 無限之生而無畏 靈使養成計劃 從十裡坊走出去的女人 穿書之論綠茶如何洗白 思戰I夜幕祭禮 禦魔仙君 異能力春花秋落 從跟女神合租開始 我是女主她親爸(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