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落霞穀待命(2 / 2)



推荐阅读:

山路陡峭難行,馬匹、車輛會加大損耗,所以眾人都牽著車馬徒步而行。

小溪潺潺流動,嘩啦啦的流水聲在山穀間回響。野兔蹦躂到溪邊,低頭喝著水。旁邊的草叢中,野花盛開,被穿過山穀的風吹得輕輕搖曳。

一幅美好繾綣的畫麵。

但在這一行人看來,卻處處透著死亡的氣息。

“大家小心!前麵那段路,可能就是埋伏地帶,先原地休整,等信號!”

走在隊伍最前麵的中年人揚起手,對身後所有人示意。

與他並肩的是一名年輕男子,長相俊秀,衣著華貴,顯然身份不一般。

“大少爺。”那個中年男人作了一番部署之後,走到年輕男子身邊,態度十分恭敬。

“都安排好了?”年輕男子問道,同時用警惕的眼神四處打量。

他們所出的位置視野比較開闊,不適合隱蔽,這樣可以防止被大量敵人伏擊。

但是再往前麵走,就會進入峽穀中最狹窄的地帶,而且兩側山壁上叢林茂密,很容易藏住上千人!

所以中年男人雖然嘴上說是都安排好了,眼底卻仍然盛滿了憂慮,視線一直在前麵那段峽穀徘徊。猶豫了一會兒,他開口說道:“大少爺,這次的情報……準確嗎?”

“你想說什麼?”對方聽出他的畫外音。

中年男人語氣沉重地說道:“攝政王與您雖然素來不和,但比你們畢竟是親兄弟,他真的至於下這樣的殺手?”

他眼前的年輕男人,正是君家大少爺君卿儒。

君卿儒看了這中年手下一眼,語氣波瀾不驚地反問道:“如果被我抓到一個能置他於死地的機會,你猜我會不會果斷地下手?”

中年男人一滯,接著陷入了沉默中。

跟了自家少爺這麼多年,他很清楚答案是什麼。

君家的少爺有兩個,但家主之位隻有一個。

如今二少爺得勢,憑借著嫡子和攝政王的身份,奪走了君家的主事權,亦奪走了君家軍的兵符,就算是老太太偏袒自家大少爺也沒有辦法。

唯一能夠讓君卿儒翻盤的機會,就是除掉君卿衍。

君卿衍當然也知道君卿儒對自己的殺意,隻不過……

“你是覺得,君卿衍認為,我對他沒法構成威脅,所以不會對我下手?”君卿儒看出了手下的想法。

中年侍衛的臉色變了變,顯然是這話戳破之後讓人有點難堪。

是啊,弱得連當對手都不配,這樣的事實可不會讓人感到安慰,而是赤裸裸的羞辱!

君卿儒雖然是庶子,可有老太太的寵愛,從小在家裡沒受過委屈,甚至,要不是君卿衍有龐家的庇護和走了狗屎運成了攝政王,如今君家的一切,怎麼可能會落到君卿衍的手裡?那些都該是他君卿儒的!

每每想到這些,他都恨得咬牙切齒,手抖攥成了拳頭。

所以中年侍衛才不敢把話說得太明。如今被挑破,他也隻能尷尬地清清嗓子,辯解說:“屬下的意思是,他就算想除掉我們,也不至於動用龐家軍。這麼大張旗鼓,太容易被人懷疑了!”

君卿儒臉上帶著戾氣,半眯起眼睛,冷聲道:“他隻是打聽到我們秘密出行這件事,但並不能確定我們這次到底帶了多少人。這二十多名侍衛,全都是君家侍衛中的精銳,靈力都在四級以上,又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滅了咱們!”

“可是……”

“為了確保萬無一失,他必須把我們所有人都滅口。龐家軍打著清繳異獸的旗號出現在這裡,合情合理。既然有這麼好的條件可以利用,又為何要浪費?一旦龐家軍出手,我們絕無任何勝算。他這是鐵了心要置我於死地!”

君卿儒臉色陰沉,提起那個“他”時總是咬牙切齒,幾乎要把後槽牙都咬碎了。

說完分析後,他陰惻惻地補充一句,“從行蹤泄露的那一刻起,我們就徹底處於下風了。雖然君卿衍是個蠢貨,但他身邊那個幕僚言齊可不蠢!他定能猜到我們此行去湘西的目的!若是我成功了,便會對他們造成威脅,所以他們迫不及待的要除掉我!歸根結底,是咱們這邊出了紕漏。要是讓我知道,是誰走漏了風聲,必要將他碎屍萬段!”

中年侍衛歎了口氣,重新打起精神,麵對此刻的局麵,道:“屬下就怕,救援還來不及趕到,對方就出手。以我們這二十多人的實力,再加上沒有現身的暗哨,抵擋百餘人護城軍不成問題,但要是對方有二百人,甚至三百人以上,隻怕咱們撐不了多久!”

“張翼一定會帶人來的。隻不過他沒有兵符,想要調兵出來,隻能硬闖,所以會耽誤些時辰。護城軍也不敢出動太多人,真要以命相搏,我們總能爭取到一些時間,不至於被比如絕境!”君卿儒雖然說得信心滿滿,但雙眼一直盯著前方,片刻都不敢放鬆。

同時,除了擔憂,他的心裡竟還有一絲期待。

畢竟他提前得到了情報。

君卿衍那個蠢貨還什麼都不知道,自以為他的計劃完美無缺吧?真想看看最後那個家夥一敗塗地的時候,會是什麼表情!

君卿儒想到這裡,忍不住勾起了唇角,露出冷笑的表情。



上一页   ←  章节目录  →   书末页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