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看书网 > 科幻靈異 > 沈家有惡女 > 004.誰敢娶?

004.誰敢娶?(1 / 2)



【】

岸邊鬨哄哄的,張家二少爺張至寶才盛氣淩人指揮手下去彆人船上扔貨,下一秒就臉朝下倒在了地上,連悶哼聲都沒有。

場麵是詭異的安靜,眾人看著張家二少爺身後的矮個子,小丫頭模樣還挺俊,就是手裡拿著那不知打哪兒撿的半隻甕,瞧著有些嚇人。

她是什麼時候出現在少爺後頭的?

人多雜亂,也沒人注意著,等有動靜那甕就已經砸在張至寶後腦勺上了。

這誰啊這是?

愣神的功夫,悶頭到底的張家二少爺忽然又離了大家視線,這時眾人才反應過來:“二爺!”

幾個手下撲上來,不等近身就停住了,僵在那兒看著那半大的丫頭一手拽著二少爺的後衣領,另一隻手拿著剩下半個的甕橫在二少爺腦門上,氣不帶喘的對他們對峙。

“你知不知道這是什麼人,趕快把人放了!”張至寶帶來的管事沉著臉嗬斥,“出了事要你的命!”

回應給他們的是抱冬的用力一拽,上百斤的人在她手裡仿佛是拎雞仔,遊刃有餘的,就這麼被她一把給拉到了沈黛嬌這兒,另一隻手還能騰著將那甕拿的好好的,他們但凡靠近就鬆手。

“給我把人抓起來!”

“小姑娘膽子小經不起嚇,萬一鬆手把人直接砸死,今天你們在場的怕是也脫離不了乾係。”

管事的嗬斥聲與嬌俏聲同時響起,那些個衝上來的手下又硬生生給頓住了,二少爺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他們今天跟出來的肯定沒好果子吃。

“你們!”管事這才注意到帶著紗帽的沈黛嬌和李管事,臉色更不好了。

碼頭上來來往往的都是粗糙人,二少爺今日也是第一次過來,眼前打扮這麼精細的,又帶著麵紗,一眼就知道是哪家的小姐,而會到碼頭這裡的,就是和二少爺一樣,都是做主的人。

一年前老太爺身體不好,想著要培養幾位少爺,以郊外的一處山莊做籌,讓幾位少爺分管了幾個鋪子,二少爺平日遊手好閒慣了,比起大少爺他們肯定是沒勝算的,所以也不太上心,但就在一個月前,也不知道二少爺怎麼回事,忽然轉了性子,非要比上一比,這可苦了他們底下的。

眼看著一年期要到了,臨著新進的貨要趕送,二少爺就使了些手段拖了幾位少爺,誰知自己的貨會堵在碼頭這邊,僵持了兩日,暗著也使了絆子,可就是靠不了岸,到今天二少爺親自過來,就有了這一幕。

管事心裡比誰都清楚這位二世祖在老太太心中的地位,現在是被砸暈了,要是真被砸死了,追究起來,他們這些不死也要脫層皮。

管事腦子轉的飛快,他認出了李管事,轉瞬就想到了沈黛嬌的身份,整個人就更不好了,自家二少爺是紈絝是霸道,這一位是惡毒!

“沈小姐,您這又是何意?”管事沒了剛剛那般氣勢,態度軟和了許多。

“我們船上的貨不能丟,這又忙著要靠岸,隻能暫時委屈張二少爺了。”沈黛嬌說話間,抱冬還十分的貼心,將昏過去的張至寶拎起,半截身子靠在了木箱上,以免貼著地著了涼。

“那也不用動粗,沈小姐,您這樣可是會引起誤會的。”管事見話說到這份上還不肯放人,臉上的笑意斂了下來,“要是傳回了張家,引的兩家不快可不好了。”

紗帽下,沈黛嬌微微一笑:“倒也不必謝我。”

“……”管事微沉著臉提醒,“沈小姐,您這樣撕破臉,不是做生意的道理。”

沈黛嬌瞥了眼張誌寶,一張口,聲音甚是悅耳:“張管事,你現在是與我談條件,還是求我?”

“你!”管事快速看了眼自家少爺,“沈小姐意欲如何?”

沈黛嬌拍了拍抱冬:“把人捆起來先。”

李管事帶人上前攔了一步,當著眾人的麵,抱冬拿過繩子將張至寶捆了個紮實。末了,她拍了拍張至寶的後背向自家小姐邀功:“小姐,捆好了!”

這看在張家人眼裡簡直是恥辱,好幾個直接要衝上來,卻見眼前銀光一閃,一把匕首就這麼明晃晃的貼到了張誌寶的脖子上。

這下不光是張家人,其餘瞧著的那些個也都震驚了,這是什麼大家閨秀?

這是流氓啊,流氓!

“張家的船在這裡堵了幾日,其中的損失,等貨卸下後,我會派人將這賬冊送去給你們二少爺,眼下還是先將各家的東西卸了的好,你說呢,張管事?”

張管事起初是覺得沈家三小姐隻是嚇唬一下,可眼下心裡也不確保了,他隱隱想起些什麼事來,有傳聞沈家三小姐殺過人,就在幾年前,但那事兒被壓的死,最終是不了了之。

“是……是,沈小姐說的是。”張管事盯著那匕首,心快跳出嗓子眼。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最新小说: 三國之劉備定鼎 我師父是初代鍋影 僵屍世界之開局滿級金光咒 我在末世擺小攤 慢穿女配不容易 飲劍歌 鬥羅之女裝也不錯 破曉之刺 慶春時 從東京反派開始戀愛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