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報恩(1 / 2)



【】

耽擱了好幾天的卸貨,饒是張至寶帶來了這麼多人,等輪到張家自己的船靠岸卸貨時,天已經暗了,李掌櫃叫人清點了數目後前來向沈黛嬌稟報:“小姐,都齊了,我送您回去。”

“你帶人連夜把這些東西分到鋪子裡去,明天趕早送貨,遲送的那幾家,每家減一成貨款。”

“小姐,一成是不是太多了。”要是這樣,這一批可沒什麼賺的。

沈黛嬌從那燈火通明的張家船上收回視線,語氣平靜的很:“在商言商,就沒有什麼交情可言,越是熟客,有些東西越要分的清,虧不了。”

“小姐說的是。”李掌櫃連連點頭,對沈黛嬌獨自回去還是有些擔心,“我派人送您回去罷,從鎮上回城也得半個時辰。”

“不必。”沈黛嬌帶著抱冬上了馬車,出了碼頭,耳畔傳來的是街巷的熱鬨聲。

雲橋鎮沿著青衣江,靠著幾個碼頭營生,做買賣的人格外多,白天鋪子通開,來來往往的人群中大都是商販,到了晚上便會有許多人出來閒逛。

馬車經過最熱鬨的地段,行走的十分慢,停停頓頓的坐的又不是很舒服,沈黛嬌便直接下了馬車,帶著抱冬走過去,讓車夫在後頭跟著。

“小姐,今日沒去成茶莊。”抱冬緊站在自家小姐身旁,以防行人靠她們太近。

“不著急。”卸貨的事解決,沈黛嬌打算過幾日再去茶莊。

前麵忽然傳來鬨哄哄的聲音,抱冬踮腳望過去,前麵有間鋪子外圍了不少人,險些將整條路都給堵住,四扇鋪門都被擠的搖搖欲墜。

“怎麼又漲了,這才一日功夫,昨天夜裡漲了,今個又漲了三十,這都三錢六一鬥,誰吃的起。”

“就是說,這還是來問了的,西鋪那邊就沒漲。”

“你看著吧,明日一早也跟著漲,這要漲到了四錢一鬥,不知道要餓死多少人。”

眾人議論紛紛,說的是米價,今早出門時抱冬才在城裡聽聞漲價,這才一天不到的功夫,又漲了。

“進的貴了,賣的自然也貴,隴西鬨蝗災,都漲了,眼下鋪子裡賣的也沒剩多少,你們就是想要也沒有。”米鋪掌櫃顯得十分無奈,彆看賣出去的貴了,進價也高。

“隴西那邊早就太平了,再說那邊的收成年年都不好,哪裡會有這麼大的影響。”不知誰說了聲,才平息下來的人群又鬨了起來。

沈黛嬌站在人群外看著起頭的書生,衣著樸素,瞧著是清貧度日的,他手裡還捏著個白布袋子,想必是來買米的,卻不想又漲了價,爭的麵紅耳赤。

“也是個明白人。”

“小姐,不是蝗災鬨的,那是什麼緣由,這都漲不少了。”

“今日張家的那幾艘船,艙下應該都是糧。”沈黛嬌留意過張家,老太爺身子骨不利爽,約莫是想選繼承人了,幾位少爺鉚足了勁,輸贏就快要有結果了。

“那還要漲多少?”

“最多再漲一回,不會超過四錢。”但再要漲個三十,就整整多出三成的價了,家境富庶的且不說,每家都有存糧,對於那些隻靠著個米缸,月月得添的,這怎麼受得住。

抱冬心裡默算了下,眼睛瞪的很大,沈黛嬌揉了揉她的頭發:“回去了。”

正要繼續往前走,沈黛嬌的身後傳來叫喊聲:“三小姐?”

轉過身,沈黛嬌看到來人,微微一笑:“趙公子。”

“還真是你,剛剛佳慧說看到了你,我還不信。”對在這裡遇到沈黛嬌,趙彥淮顯得有些意外。

沈黛嬌的視線落在了他身旁,趙佳慧癟著神情,看起來一臉的不高興。

“我正準備走。”沈黛嬌也沒有要和她打招呼的意思,視線掠過後,對著趙彥淮道。

“我們也要走。”趙彥淮看著街上的行人,笑的溫和,“想必是街上人多,馬車走的慢,所以你才下來的罷,不如一道過去?”

路不是她修的,自然是誰想走就走,沈黛嬌點點頭,一行人便順著人潮往前走。

趙彥淮走在了下側,正好隔了來來往往的行人:“你今日前來,是為何事?”

“來碼頭看看。”

不等趙彥淮說話,趙佳慧忽然道:“碼頭上三教九流的,你一個大家閨秀在那拋頭露麵可不合適。”

“佳慧!”趙彥淮眉頭微皺,趙佳慧仰起脖子,耿的很。

“你也去碼頭了?”沈黛嬌倒是沒生氣,問了她一句。

“我怎麼會去那種地方!”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最新小说: 藏嬌記事 無常府 聖者降臨 魔王的洗白之路 三國之劉備定鼎 我師父是初代鍋影 僵屍世界之開局滿級金光咒 我在末世擺小攤 慢穿女配不容易 飲劍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