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看书网 > 科幻靈異 > 沈家有惡女 > 009.造孽啊!

009.造孽啊!(1 / 2)



【】

有那麼一瞬間,沈黛嬌以為自己是聽錯了的,畢竟比起張家派人來向她說親,張家二少爺相中她顯得更加不可思議。

但廳堂內傳出來的聲音告訴她,她沒聽錯,她和張誌寶的緣分,是源於前兩日的碼頭相遇。

那家夥莫不是讓抱冬給砸傻了?

今天本是嚴先生去張家要賬的日子,半個時辰前,嚴先生派人來府裡傳消息,去張家要賬的十分順利,進府後很快就見著了管事,看過欠條後很快給了錢,還是張家老太爺親自允的,欠條上的銀兩一分不少都給嚴先生帶來了。

當時沈黛嬌還在想,嚴先生去的那一趟運氣不錯,沒遇上那二世祖,由那張家老太爺做了主,他們那些個見慣了大風大浪,總是要以家族顏麵為先,不管怎麼來的欠條,白紙黑字在這兒,錢自然要給。

直到剛剛,外院這兒派人前去碧落軒說了此事。

廳堂內,沈老夫人對那“碼頭一麵之緣”不甚相信,張家二少爺什麼秉性她不了解,可自家三丫頭什麼樣的人,她是最清楚不過,她去碼頭肯定是為了她的那些鋪莊買賣,怎麼會有風花雪月的心情。

二人之間必定發生了彆的事。

“沈老夫人,許多事都講求一個緣分,如今這緣分不就來了麼。”楊夫人還在不遺餘力的誇,說的都有些口乾舌燥了,又一杯茶下肚,看沈老夫人與沈大夫人的興致沒有很高,便與張六夫人交換了個眼神。

楊夫人清了清嗓子:“張家老太爺和老夫人素來疼愛二少爺,若他成婚,城外山郊的大莊子肯定是少不了的,老太爺名頭下的通寶錢莊啊,也得給二少爺兩間做賀禮。”

沈大夫人聽得眉宇一動,倒不是被吸引,而是被這大手筆給嚇了一跳,三丫頭究竟什麼地方吸引到張家人了?

這廂,沈老夫人倒是覺察出些味道來,這開口閉口都是錢的,雖說符合張家的作風,但就像是楊夫人說的那樣,這門親事衝著三丫頭可比衝著沈家大的多。

而三丫頭最能拿得出手的,除了豐厚嫁妝外,就是做買賣的本事了。

想到這兒,沈老夫人心裡便有數了,那張家二少爺恐怕沒楊夫人誇的這麼好。

於是沈老夫人道:“楊夫人,我們做長輩的不求彆的,隻求他們自己好,三兒的婚事,我答應過她父親,要聽她自己的意思。”

楊夫人愣了愣,答應過沈三老爺?可那沈家三老爺不是在運送賑災銀兩時出的事嗎?何時答應的?怎麼聽著哪裡不太對勁?

“婚姻大事,父母之命……”

不等楊夫人說完,沈老夫人又接了一句:“三兒從小聽她叔父的話,她的婚事,我與大郎他們都做不得主,得四郎回來才行。”

“……”楊夫人臉上的笑容僵了下,這要還聽不明白,她就白活這些歲數了,沈家四老爺剛出去外任,等他回來做主?

可不就是沒那結親的意思。

屋外,沈黛嬌聽到這兒便不打算進去,祖母都已經將她的婚事推到了四叔那兒,張家想等四叔來議,恐怕要一年後了。

轉身回了內院,沈黛嬌回想楊夫人說過的話,扭頭囑咐抱冬:“下回再打人,不能照著腦袋。”

抱冬點點頭,覺得小姐說的十分有道理。

主仆倆正商議著,迎麵傳來了笑聲,沈世傑正一臉嘲諷的看著她,穿戴整齊的模樣,像是準備要出門。

“張家派人來說親,這下不用擔心你嫁不出去了。”沈世傑還記那天沈黛嬌卸他底的仇,逮著機會就要刺一刺。

“四哥消息來得挺靈通啊。”沈黛嬌覷著他,衣服是新的,腰間那絡子也是新的,還有那荷包……瞧著是出自姑娘家之手。

沈黛嬌想到了一個人,臉上笑意更甚。

“我消息自然靈通,她們不正在前院麼。”沈世傑見她這般笑,心底湧起些不好的預感,腦袋就轉的很快,最近……最近也就平陽侯府那事,硯台他還沒送過去。

“四哥消息這麼靈通,一定知道祖母要我陪她去龍山寺的事,明日就得出發,去七天,這麼一來我就沒空去茶莊了,但我與邱老板約了要看茶,失約可不好,要不四哥替我去。”

“你要是跑了邱老板這買賣,我倒不介意替了。”要他幫忙去,絕不可能。

沈黛嬌沒作聲,而是朝他走過來,經過時才道:“四哥這是準備要出門?”

“我那邊正好有茶商,邱老板這買賣我就當你這個做妹妹的,體恤哥哥。”沈世傑說的幸災樂禍,“作為回報,四哥可以告訴你,那張二少爺可是個混不吝的,與你倒是般配。”

沈黛嬌揚眉,直接摘了他腰間的荷包,在手中顛了顛:“荷包繡的不錯啊。”

“你還我!”沈世傑伸手要來搶,沈黛嬌輕巧就給躲過了,人到了池塘邊,手一伸,那荷包就直直往下墜,直到沈黛嬌捏住荷包上端的掛繩。

“沈黛嬌!”沈世傑倒抽了一口氣看著她,很想把她掄起來扔到池塘裡去。

“四哥,你怎麼不長記性呢。”

沈黛嬌手指拎著掛繩晃了一圈,看的沈世傑心驚膽戰,“你你你把它給我放下,有話好好說,嬌嬌,你給我放下!”

“那茶莊你去不去。”

“去。”

“邱老板那兒你談不談的妥。”

“那是你的買賣,我怎麼知道……行!談的妥!”

沈黛嬌停下來,將荷包捏在了手中:“四哥你真沒出息。”

沈世傑:“……”你把荷包先還我試試,看我有沒有出息。

“一個花魁繡的荷包,你就寶貝成這個樣子,整日進出都戴著,生怕二伯和二伯娘不知曉。”

沈世傑眼眸微黯:“那是我的事。”

沈黛嬌把荷包扔給他:“茶莊的事就交給四哥了,明日去就成,到了那兒談妥後再與邱老板說一聲,改日我會親自登門拜訪。”

“你這是拿我當掌櫃使了。”沈世傑接住荷包,本是要再係回腰間的,但想到剛剛那一幕,手便自然的把荷包藏回到了衣兜裡。

“你哪有我鋪子裡的掌櫃有用。”沈黛嬌說完扭頭就走了,留下沈世傑站在那兒,氣到想去藥鋪配救心丸。

“少爺,您為什麼每次都要招惹三小姐。”跟在沈世傑身邊多年的小廝雙瑞忍不住道,四小姐是,四少爺也是,可沒見占便宜啊,莫不是虧上癮了?

“你懂什麼?”沈世傑冷哼,“我那都是在讓著她,要不然就憑她的身手剛剛能把荷包搶過去?”

“……”上次因為三小姐的一句話,賠了人家那麼多銀子的事您怎麼不說。

雙瑞木然提醒他:“少爺,再不出門就要遲了。”

“對,不能去遲了。”想到和彆人約了事,沈世傑連忙往外趕去,上了馬車去萬家茶樓,一刻都不待停。

到了萬家茶樓後,沈世傑三步並兩步的上了二樓,雅座內人已經到期,各自麵前都有個小木罐子,見到沈世傑過來,急催:“你這也太慢了,等你好久。”

“來了來了,開始了沒?”沈世傑長腿一跨落了座,幾個玩樂的好友就將自己麵前的小木罐打開,往中間的盆子裡倒。

兩隻蛐蛐落到深厚盆子內,叫喚著互掐了起來。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最新小说: 藏嬌記事 無常府 聖者降臨 魔王的洗白之路 三國之劉備定鼎 我師父是初代鍋影 僵屍世界之開局滿級金光咒 我在末世擺小攤 慢穿女配不容易 飲劍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