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户中心
宙斯小說網 > 其他 > 穿書後,病嬌反派殺瘋了 > 第14章 謝十洲是誰?

穿書後,病嬌反派殺瘋了 第14章 謝十洲是誰?

作者:春知丫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1-09-24 11:14:49 来源:ffss

晏青枝整個人都傻了,原以為寧孤會泡綠茶就算了,沒想到顧朝辭的茶藝也不弱。

兩茶對決,一時之間還真難分出勝負……

寧孤擰著眉,冷冷一笑:“畫天閣二十餘人都是細作,顧小將軍何不認為本座也是,連同本座也一起殺了?”

顧朝辭劍眉橫豎,不甘示弱道:“梁國和辰國早就對周國虎視眈眈,細作一事自然小覷不得,寧可錯殺一千,也不可放過一人。這個道理,國師大人想必也明白吧。”

“若是畫天閣缺了人手,我這裡倒是有幾個能用的,不如先借給國師大人?”

寧孤神情譏誚地看著他:“本座竟不知顧小將軍僅憑一張嘴就能看出誰是細作,實在是厲害。你不如每日站在城門口,一逮一個準,豈不是很快就沒人再敢來犯?”

“你!”

顧朝辭直接氣紅了臉,欺人太甚,當他是看門狗嗎?!

眼見兩人就要劍拔弩張起來,尉遲承歡連忙出來打圓場:“國師,顧愛卿莫急,此事依朕看,不如交給大理寺卿沈鉞來處理,如何?”

晏青枝一聽這名字就癟嘴,要姓沈的來查,那這場血案最終隻會被草草了結。

畫天閣被殺的那些人,也隻能白死了。

沈鉞的嫡子沈亦川,一年前迎娶了顧枳節的小女兒顧流瑩,兩家有這層姻親的關係在,自然不可能做到絕對公允。

寧孤顯然也知道其中的利害關係,卻直接應了下來:“那本座就在畫天閣靜候沈鉞大人的好訊息。”

尉遲承歡俊美的臉龐閃過困惑和戒備的情緒,反常必有妖,寧孤如此輕易地應下,肯定還有後招。

而他要的就是他們彼此爭鬥,因為無論顧家還是畫天閣,都是壓得他喘不過氣來的心腹大患!

“既是如此,那朕就放心多了,時間也不早,國師和顧愛卿都留下來,陪朕一同用膳吧。”

寧孤淡淡拉扯嘴角,語氣格外冷冽:“這午膳,本座怕是無福消受,這小丫頭先前受了傷,再被這麼一折騰,身體更加吃不消。本座要帶她離開,就不叨擾聖上了。”

聽他多次出聲維護晏青枝,尉遲承歡的視線又落到了她的身上,認真打量起來……

模樣是有幾分姿色,可和扇兒比起來,遠遠不夠看。

但寧孤此人行事果決,性格詭異,絕不是靠美色就能征服的。

所以這女人到底有什麼不尋常的地方,不僅惹得扇兒三番五次動了殺機,還得到寧孤的一再青睞。

尉遲承歡還想再看,卻被寧孤擋住了視線。

他沉默片刻,又若無其事地挪開。

寧孤是真的在意她,還是裝出一副深情的模樣,好讓自己誤以為抓住了他的軟肋?!

“既然如此,朕也不強求了,那寶物,就等國師下次進宮,再同朕一起賞鑒吧。”

寧孤嗯了聲,拉起晏青枝就往外走,很快消失在殿外。

顧朝辭一臉泰然自若,完全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不就是死了幾個下人,就算他屠了整個畫天閣,也沒人敢拿他怎麼辦。

寧孤一走,他也不想再待下去:“聖上,即然如此,那微臣也回府靜候沈鉞大人的好訊息。”

尉遲承歡麵上不悅,可心裡早就開心得要死,恨不得所有人立馬消失。

他抬手揉了揉額頭:“都退下吧,朕想好好休息。”

一出殿門,外麵的熱浪就鋪天蓋湧過來。

饒是晏青枝靠著寧孤這座大冰山,還是被熱得燒紅了臉,後背也被汗濕透。

兩人手拉著手,捱得極近。

晏青枝甚至能聞到寧孤身上清冽味道下的血腥味,不濃烈,但她嗅覺靈敏,絕對不可能聞錯。

所以,他這麼厲害的人物,竟然受傷了?!

晏青枝幾次想搭話,都被寧孤那副生人勿近的模樣給憋了回去。

這樣猶豫再三,兩人就到了宮門外。

楊鐵花正坐在馬車上,百無聊賴地擺弄著大鐵錘。

一見他們,她立馬迎了上來:“大人,您可算是把晏姑娘帶出來了,要是你們再不出來,我都要打進去了!”

寧孤淡淡瞥了她一眼,將晏青枝扔進了她的懷裡:“好生看著,再弄丟了,你也不用再回畫天閣了。”

楊鐵花尷尬地笑了笑,連忙護住懷裡的女人:“大人放心,放心!”

晏青枝被寧孤扔得一個踉蹌,還好被楊鐵花接住。

她抿了抿唇,看著自顧自上了馬車的狗男人,忍不住和楊鐵花咬起耳朵:“楊姑娘,你家主子不會是身子不爽利吧,脾氣這麼火爆?”

哪想,楊鐵花聽她這麼一說,瞬間漲紅了臉:“你…你怎麼知道大人身子不適,你這女人對大人如此瞭解,不會是對大人有意思吧……嗚嗚嗚!”

晏青枝越聽越不對勁,連忙一把捂住她的嘴,笑嘻嘻道:“瞧楊姑娘說的,大人天人之姿,誰不仰慕。”

楊鐵花力氣也不小,嘴巴一直在和她的手較勁,來回幾下,還是斷斷續續地說出了一句話。

“唔,你…心虛…了!唔唔,你就是愛慕…愛慕大人!”

就在兩人不斷拉扯的時候,馬車裡突然傳來寧孤冷冷的聲音:“不上來,就滾回去。”

晏青枝和楊鐵花對視一眼,糾纏不在一起的身形立即鬆開,理了理有些淩亂的外衣,乖乖走上了馬車。

馬車很大,足夠容下四五個人。

可晏青枝總覺得現在的寧孤很不對勁,沒敢進去觸黴頭,就和楊鐵花一起坐在了外麵。

楊鐵花也戰戰兢兢,好幾次想好晏青枝偷偷交流,又怕被聽見,給憋了回去。

兩人隻能一邊用手比劃,一邊駕著車。

楊鐵花手舞足蹈地鬼畫符:“大人得知你被帶進宮後,馬不停蹄就趕了過去,還好你沒事。”

晏青枝也跟著說:“那我昨晚和你在一起,今早怎麼會出現在寧孤的浴池裡?”

楊鐵花撓了撓頭,神情羞赧:“那棗子你吃太多,醉的不省人事,醒不過來,我找了小蘇言幫忙,也無濟於事,最後隻能向大人求助。”

晏青枝愣了片刻,那棗子後勁兒竟然這麼大?!

她瞥了一眼身後的馬車,想了想,還是在楊鐵花的手心寫下了一個名字。

可楊鐵花清澈的眸子裡滿是困惑,“謝十洲是誰?”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