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户中心
宙斯小說網 > 其他 > 穿書後,病嬌反派殺瘋了 > 第20章 到底搞什麼?

穿書後,病嬌反派殺瘋了 第20章 到底搞什麼?

作者:春知丫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1-09-24 11:14:49 来源:ffss

宮月淮這人,是不是玩不起!

還找外援?!

晏青枝閃身避開三人,站在一旁冷冷看著她們:“不知青枝犯了什麼錯,惹得三位嬤嬤如此大動乾戈?”

春華秋樂冬羽三人對視一眼,其中身材最胖的冬羽站了出來,衝她喝道:“你這賤奴,傷了宮月淮宮大人,還敢在這裡裝傻充愣。老奴三人奉公主之命,要帶你回去受罰!”

晏青枝眨巴眼睛,露出一副無辜又委屈的模樣:“嬤嬤說的話,青枝實在是聽不明白,可是公主派人請我來赴宴的。”

見她不認罪,冬羽又雙手叉腰,目中無人地嚷起來:“老奴奉的也是公主的命令!管你明不明白,馬上要死的人,不需要知道那麼多!”

說著,就領著另外兩人又撲了上來。

晏青枝一忍再忍,一退再退,可她們實在太過分,竟然上手扯頭發!

她忍不下去,幾個來回,就將她們打倒在地。

這三位看著壯碩,實際上全是肥肉,不堪一擊。

晏青枝居高臨下看著她們,伸手抓住冬羽的頭發,將她扯了起來:“嬤嬤,我這人耳朵不太好,你剛剛說誰快要死了?”

冬羽臉都白了,額上全是冷汗,嘴也哆嗦著:“老奴,是老奴胡言亂語!還請晏姑娘高抬貴手,放老奴一馬……”

晏青枝當真鬆了手,任由她肥胖的身子摔在地上,發出沉悶的撞擊聲。

她一臉歉意,眼神卻冷如寒潭:“哎呀,嬤嬤怎麼如此不小心,摔疼了嗎?”

冬羽敢怒不敢言,隻能壓著情緒賠笑道:“不疼,不疼!隻是晏姑娘,老奴三人也是奉命行事,不如您就屈尊隨我們走一趟?”

這小賤人看著嬌弱,力氣竟然比她們還大!

現在先讓她囂張著,等她到了公主麵前,看她還敢怎麼豪橫!

晏青枝垂眸斂目,看穿冬羽的心思也不揭穿,隻是淡淡說道:“那就有勞三位嬤嬤,給青枝帶個路了。”

春日宴早就已經開席,朝臣女眷和皇室貴女也都落了座,觥籌交錯間,嬉笑聲不絕於耳。

晏青枝被三個嬤嬤簇擁著進了門,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其中一道尤為明顯,她偏過頭去,就看見一張如花似玉又極其熟悉的臉。

東涼月?!

她竟然敢來參加春日宴,她和宮畫扇化乾戈為玉帛了?

東涼月是禦史大夫的嫡女,周國第一美人,琴棋書畫養養精通,也是最有希望成為周國新皇後的第一人選。

可宮畫扇潛伏在宮家的時候,擋她的路,等她恢複了公主身份,又把她的路給封死了。

東涼月一直恨她,無時無刻不在給她使絆子,兩人關係自然不好。

而晏青枝第一次穿成的宮彆枝,和東涼月是閨中好友,兩人同是惡毒女配,可一個好好活到了現在,一個卻不到三集就領了盒飯。

世事難料,兜兜轉轉的,她們又見麵了。

“晏姑娘來了?”

一道清脆悅耳的聲音傳來,瞬間拉回晏青枝的思緒。

她抬起頭,隻見宮畫扇端坐在首位,一襲紫色宮裝,襯得她美豔絕倫,更不似凡人。

冬羽早就憋了一肚子氣,見到公主膽子立刻大起來,使出全身力氣一腳踹向身前的晏青枝:“大膽賤奴,見到公主,還不快叩拜行禮!”

可晏青枝捱了一下,卻像沒事人一樣,膝蓋都沒彎一下,更彆說跪下。

她心道不妙,還想再補一腳,就見身前的女人回頭看了她一眼。

淡淡的一眼,好似在看死物。

冬羽嚇得魂不附體,直接癱在了地上,慘叫了一聲:“啊,鬼!”

她不是人,是從地獄來的惡鬼!

“公主恕罪,老奴這就帶冬羽下去……”春華秋樂見狀,一邊告罪,一邊將冬羽拖了下去,唯恐觸了貴人黴頭。

三人一離開,殿內徹底安靜下來。

晏青枝回頭看向宮畫扇,抬手行禮:“民女晏青枝,拜見公主,公主千歲千歲千千歲。”

宮畫扇淡淡嗯了聲,忽的瞥見下首坐著的東涼月一臉看好戲的樣子,眼裡閃過一絲殺意,“晏姑娘可知,本宮今日為何請你來赴宴?”

晏青枝搖了搖頭:“民女愚笨,還請公主明示。”

宮畫扇揮了揮手,身側的綠禾立即端著個被紅布蓋住的托盤,朝她走了下來。

就算綠禾刻意掩飾,那欲殺人的眼神,怎麼也藏不住。

晏青枝倒是淡定如常,又不卑不亢地站在殿內,恍如一根青竹。

在場不少女子都竊竊私語起來,這都城何時多了個這般標致又傲骨錚錚的人物。

綠禾將紅布掀開,裡麵擺著十支沒有箭頭的箭桿!

晏青枝瞬間明白宮畫扇的意圖,無非是想讓她在眾人麵前投壺,以此來羞辱她。

可投壺而已,對她也造不成什麼傷害。

但那三位嬤嬤咬死奉了宮畫扇的命,說她傷了宮大人,要抓她去受罰。

宮畫扇現在又讓她表演投壺,到底搞什麼鬼……

綠禾將手裡的箭桿放在一旁,備好的壺也被人放在了不遠處。

宮畫扇見一切準備就緒,又悠悠說道:“本宮聽皇帝哥哥說,晏姑娘不止廚藝好,投壺的技術更是一絕,想著春日宴哪能少了人助興,這才命人去將晏姑娘請了過來。”

“晏姑娘,你可願意為本宮和眾位夫人小姐表演一番?”

晏青枝看著離自己大概十米遠的壺,抿了抿唇。

先前那隻雙龍耳花瓶的孔徑明顯比這個大了一些,兩次的距離相當,難度卻減了不少。

畢竟上次不僅矇眼,還要受到音律的乾擾。

她看向宮畫扇:“公主賞識民女,民女自不敢推辭。隻是投壺期間,還請公主和各位夫人小姐仔細些,不要靠太近,以免誤傷。”

宮畫扇端著身子,看著一臉自信的晏青枝,突然說道:“哎,瞧本宮這記性,你上次投中,皇帝哥哥許了彩頭,本宮做東自然也不能少。”

“來人啊,去把本宮準備的禮物,給晏姑娘呈上來。”

晏青枝原本沒太當回事,可看著宮女手裡的貓籠,瞬間變了臉色。

那隻小奶貓怎麼會在宮畫扇的手裡!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