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個原配 2(1 / 2)



推荐阅读:

【】

李母當初嫁入李家時,兩家算是門當戶對。

剛進門那時,她確實伺候了老太太一段,隻是沒多久就有了身孕,於是,借口身子不適不再伺候。孩子落地,又說要照顧孩子。再然後,她又生了兩個孩子,幾年下來,已經養成了不伺候婆婆的習慣。

老太太看在孫子的份上,也懶得計較。

今兒看到兒媳在孫媳麵前吃癟,一如她當年……老太太興致盎然地看著婆媳倆,等著二人的應對。

李母不好自己開口,示意丫鬟。

丫鬟得了令,腰都挺直了些,道:“夫人身子不好,得老夫人憐惜,所以才沒有伺候。”

秦秋婉詫異地看了一眼李母:“我觀母親紅光滿麵,原來有隱疾嗎?”說著,露出一臉擔憂神情:“母親,你的病可要緊?不如我去請城中的周大夫過來幫您診治?”

李母:“……”丫鬟明明說的是李家要伺候婆婆。

身子不好隻是托詞!

秦秋婉說完,立刻吩咐門口的丫鬟:“去請周大夫過來。”

眾人:“……”

隻要不傻,都能聽得出丫鬟話中之意。這明明就是讓張娉婷伺候婆婆,她可倒好,立刻關心起婆婆的隱疾……眾人毫不懷疑,若大夫真的被請來,張娉婷肯定會把李母多年未伺候婆婆的事抖露出去。

若讓外人得知李母常年沒有伺候婆婆,本也不會多想,那是婆婆寬和,有的長輩真心疼愛兒媳舍不得使喚也是有的。可若是李母沒伺候長輩,轉頭卻要兒媳伺候自己,難免落下一個刻薄的名聲。

張娉婷是低嫁,李家可不敢明麵上苛待於她。

當即,李母出聲拒絕:“不用!”

秦秋婉執意:“諱疾忌醫可要不得。許多人病到藥石無靈,都是小病拖出來的。身為您的兒媳,我不知道你生病便罷,知道了是一定要幫您治好的!”

眼看她又要招呼人,李母急了:“小毛病。不必大費周章。”

秦秋婉恍然:“那就好。”她伸手捏了一下脖頸:“昨日成親,我頭上的首飾太多,蓋頭又大又沉,歇了一晚上還沒緩過來,脖頸酸痛……母親,我改日再侍奉您用膳?”

李母不想答應,可她自己“小毛病”沒有伺候,又怎能讓脖頸酸痛的兒媳伺候?

婆媳倆你來我往,李澤彥怕母親執意,到時候再吵起來,率先道:“先用膳。”

一桌人總算得以開膳,秦秋婉挺餓,說起來也是李澤彥不乾人事。昨天他喝得太多,回來倒頭就睡。張娉婷剛進門,不知道李家人的脾性,身為新嫁娘也不好意思讓人給自己備膳,於是,餓了大半天的她就那麼睡了。

秦秋婉此時已經餓得前胸貼後背,動作雖還算優雅,卻吃得飛快。

食不言,一頓飯吃得還算順利。

秦秋婉餘光瞥見林琴兮端著一個小碗,幾乎是一粒粒的吃,動作溫柔,似乎害怕,並不敢吃菜。李澤彥一直往那邊瞄,秦秋婉毫不懷疑,若此時她不在,他肯定要幫林琴兮夾菜了。

用完膳,秦秋婉起身告辭,話也說得好聽:“昨日家中忙亂,嫁妝還沒整理,亂糟糟的,我先走一步。”

聽到“嫁妝”二字,李母放下碗筷:“娉婷啊,我聽說你出嫁前一直養在深閨,你會做生意嗎?”不等人接話,她笑著道:“是這樣,家裡也有間鋪子,平時都是我在打理,從未虧損過,每年都有盈餘。如果你放心的話,不如我幫你看著?”

彆說秦秋婉了,就是上輩子張娉婷都沒答應,不過,她到底拗不過李母,沒兩天還是把賬本交了出去。

“不用!”秦秋婉一口回絕。

李母一臉失落:“你不信我?覺得我是那貪圖兒媳嫁妝的人?”

秦秋婉反問:“難道不是?”

李母麵色一僵。

一般人就算真的懷疑婆婆,也不會這麼直白反問,這以後是一家人,委婉拒絕才正常。

到了這一刻,李母不得不承認,這個新兒媳真的不能以常理論之。

屋中氣氛凝滯,誰家要是貪圖兒媳嫁妝,那是會被人戳脊梁骨的!眼看眾人麵色慎重,林琴兮溫柔道:“表嫂應該隻是開個玩笑。”

總歸是把這凝重的氣氛給圓回來了。

李母麵色一緩:“沒誤會我就好了。我想幫你,是覺得你們夫妻新婚,正是蜜裡調油的時候。你剛到李家,我怕你不習慣。”頓了頓,她一臉揶揄:“再有,我好不容易有了兒媳,等著抱孫子呢。這有孕之人呐,最怕傷神……”

還沒放棄呢!

秦秋婉頷首:“母親說得是。我也有我的想法。原因有三,一來我怕外人誤會李家貪圖我嫁妝。明明是我自己偷懶,卻要讓您幫我頂了壞名聲,身為晚輩讓長輩勞心勞力,實在不該!二來,現如今您還在,若是我貪圖安逸一直不學,等您不在了,我是李家長媳,這一攤子交到我手中,敗完了怎麼辦?”

她煞有介事:“您彆覺得自己年輕,想著以後還能教我。這人活在世上,都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個先來,萬一您一會兒就臥病在床,重病不治怎麼辦?”

李母:“……”你才重病不治,你全家都重病不治!

家中剛剛娶進兒媳,大喜的日子說這種話,也太晦氣了。

彆說李母,就是老太太都不高興了,她板起臉:“娉婷,不能咒長輩!”

秦秋婉不在意地一揮手:“話糙理不糙嘛!我身為李家長媳,就得擔起責任。可不能圖一時安逸把事情往長輩身上一丟。就是我想偷懶,我爹也不允許。”

搬出張父,一眾人啞口無言。

她站起身:“真得回去了,你們慢用。”

語罷,一陣風般刮出了門。

老太太歎息一聲。

李母拍了筷子:“氣都氣飽了!”

二房一直不吭聲,晚輩們悄悄放下筷子,行禮退了出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