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個原配 3(1 / 2)



推荐阅读:

【】

不過幾息,林琴兮就反應過來,泣不成聲:“我知道寡居之身招人嫌棄,可這也不是我願意的。既然你們不留我,那我們母子走就是……”

她抹淚就要離開,李澤彥上前一步想要抓,手都伸出了,又好像發覺自己這動作不妥,側頭去看邊上的母親。

李母板著臉:“娉婷,琴兮已經在府中住了好幾年,若你一來就讓人搬走,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刻薄不容人。”

秦秋婉一臉莫名其妙:“我都把嫁妝宅子給她住了,自認對這門親戚足夠用心,說句難聽的,若不是我嫁入你們李家,她一輩子也挨不著我的宅子!”她看向走了幾步站在樹下低聲啜泣的林琴兮,疑惑問:“你方才說要走,為何又不走了?”

林琴兮:“……”

李父似乎特彆擔憂孩子,親自把人接過,皺眉催促:“大夫呢?不用找名醫,先找最近醫館中的坐堂大夫,派馬車去接!”

又有幾個下人急匆匆跑走。

秦秋婉似笑非笑:“父親,看您如此擔憂,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您孫子呢?”

李父身子一僵。

李母像是被踩著了尾巴的貓,大聲道:“彆胡說!你爹看著孩子長大,幾年感情,舍不得他受傷而已!”

李澤彥心裡發虛,急忙讚同:“娉婷,彆亂說話。表妹本就寡居,不能讓外人誤會。”

秦秋婉嗤笑一聲:“看你方才那般擔憂孩子,想不引人誤會也難。”

此話一出,李澤彥心裡更虛。

就連那邊的林琴兮也忍不住看了過來,頭轉到一半,又急忙收回。

不知內情或許看不出,可秦秋婉知道他們之間的關係,此時再看幾人神情,隻覺處處都是破綻。

就算把人送走,也得先把孩子的傷治好。大夫很快來了,查看過後,一臉慶幸:“隻是皮外傷,養一段日子就好了,是在傷口有些深……會留疤,這疤隨著孩子成人會越來越大。我們醫館中有祛疤藥,若是一直用,或許可痊愈。”

林琴兮抱著孩子哭得肝腸寸斷。

李母麵色也不好,李父眉心皺緊,明顯不悅,且隨著林琴兮愈發哀痛的哭聲麵色愈發冷沉。

秦秋婉緩步上前,彎腰蹲下,看著孩子柔聲問:“誰推了你?”

孩子睫毛上還有淚,看著格外惹人憐惜,伸出手指著她:“就是你推的!”

此話一出,眾人麵色各異,但很明顯,都對秦秋婉一臉不滿。

李母更是冷笑一聲:“孩子不會說謊,現在你還有什麼話說?”

秦秋婉麵色不變,一臉好奇:“剛才我看到你的時候,邊上似乎有人,誰陪著你?”

林琴兮心下一突,正想阻止,卻聽孩子脆生生道:“甜娘。”

他口中的甜娘,是他奶娘。

秦秋婉頷首,站起身看向眾人:“他一個孩子,身邊不能離人。我從未推過他而他卻摔倒了,在我之前是奶娘陪著他,我認為他會摔倒,就是奶娘推的!”

林琴兮睫毛顫顫,遮住了眼中的神情:“甜娘今日身子不適,告假在房中修養,若真有她在一旁,誌遠也不會摔……”

李母也不認為是甜娘:“甜娘照顧了誌遠幾年,情同母子,又怎會推他?”

“孩子都這麼說了,甜娘到底有沒有動手,問一下就知道了!”秦秋婉招了招手,站在最外麵的兩個婆子立即上前。

這倆是張娉婷的陪嫁婆子,有一把子力氣,長得也粗壯。可惜自昨日她進門起,兩個婆子就被李母以長相不好有礙觀瞻為由被攔在外院。

秦秋婉吩咐道:“把甜娘找來。”

二人領命而去。

林琴兮緊張地揪緊了手中袖子。

李母不耐煩:“孩子的話怎能當真?既然甜娘告了假,那肯定不是她。娉婷,做錯了就要認,你彆到處攀咬他人拿下人頂罪!”

秦秋婉詫異:“剛才您說孩子不會撒謊,現在又說孩子的話不能當真,到底哪個才對?”

李母:“……若不是甜娘,你待如何?”

秦秋婉不接這話,就算不是甜娘,在府中也總有人推了孩子。吳婆子有一句話說得對,憑著孩子自己,是不可能摔成這樣的。

甜娘被拖了過來,她一路掙紮,遠遠的看到這邊情形,急忙解釋:“姑娘,我今兒已經大半日沒出房門,哪兒來的□□術到此?再有,我從小看著誌遠少爺長大,不是親生勝似親生,又怎會推他害他受傷?”

李母不耐煩了,道:“娉婷,你鬨夠了沒有?”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