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亮了(1 / 1)



薑秦哭了很久,薑陶然就這麼坐在她身邊陪著。

薑秦哭的睡著了,薑陶然依舊捧著蠟燭在旁邊陪著。

她回想著前世她們重逢後的場景。

那是末世來臨後的第三年,她們都在尋找彼此。自己一直在南下,她是在路上遇見的薑秦。那時候薑秦沒有哭,她的同伴說她已經不會哭了。

三年的時間,薑秦找到了除了她和他兩個哥哥以外的所有親人。一一驗證了他們每一個人的死亡。每一次她都會哭,直到最後她找到了她媽媽,她卻沒有再哭出來。大家才發現,她已經哭不出來了。

是啊,前世姑姑也死了。薑秦說,姑姑的臉被啃掉了半張,連腸子都被掏空了。如果不是她身上穿著薑秦熟悉的衣服,手上戴著她熟悉的首飾,她都幾乎認不出那會是自己的媽媽。

喪屍是不會吃喪屍的......所以姑姑一開始並沒有異變,她是為了出來找薑秦,才會被喪屍襲擊。

薑秦問她回來後為什麼沒有通知政府。

近十年來關於末日的各種傳言塵囂日上,網絡上甚至將末日兩個字作為敏感詞給屏蔽了。她能通知誰?她隻是一個普通人,除了家人,誰都不會相信她說的話。

不知道過了多久,天漸漸亮了。

薑秦從地上坐起來,她走到陽台,沿著牆壁爬到姑姑所在房間的窗戶旁。姑姑趴在窗戶上對著她嘶吼,薑秦癟了癟嘴,忍住了眼淚爬回陽台。

她對薑陶然說:“姐姐,我想再確認一下姑父和阿姨的情況......看完了我們快些回家去。”

薑陶然點了點頭。

天亮了,自然光線下薑秦也能看得更清楚些。故技重施看清了姑父和阿姨確實都異變了。

薑秦回到房間換了身運動裝,又套了件去年去滑雪時買的衝鋒衣。下樓時,薑陶然身上挎著一個已經從廚房挑了幾把合適的刀。遞了兩把給薑秦。

因為姑姑家的大門是電子鎖的,現在沒有了電,門也打不開了,兩人便從廚房破窗怕了出去。

園門外,小區原本的保安變成了喪屍在路上遊蕩,聽見了他們傳出的動靜,此刻已經奔跑著來到花園外的鐵欄杆旁。

薑陶然對薑秦道:“喪屍沒有視力,但有聽力,而且嗅覺極好,能聞到活人身上的味道。所以白天黑夜對他們來說沒有區彆。他們沒有痛感,身上傷的再重也不會有事。”

“就像行屍走肉裡麵一樣嘛?”這是一部數十年前的美劇,薑秦小時候曾陪著媽媽一起看過。

薑陶然道:“嗯,差不多。喪屍的行動速度和正常人差不多,不過有部分喪屍會保留一些生前的本能。看過日本的那個老電影【我是英雄】嘛?”

見薑秦皺著眉看著欄杆外的喪屍搖頭,薑陶然繼續道:“你年紀小,這些片子這些年都禁播了。現在的喪屍就跟那個電影裡一樣,有些擅長運動的人變得喪屍甚至會跑的比一般人快一些。有一些會跳遠,跳高。還有極少數保留了攀爬的能力。但是因為他們沒有視力也沒有智商,所以他們不會避障也不會開門。遇到這種喪屍的時候,儘量往自己能通過的障礙物多的地方去,或者躲到房間離去。

但這些隻適用於遇到少量喪屍的時候。”

薑秦道:“我知道,就像行屍走肉裡一樣,喪屍多起來會撞破玻璃,壓垮門。他們也是打頭才會死嘛?”

薑陶然點了點頭。走到欄杆旁,麵無表情的一刀捅進趴在欄杆上低吼的喪屍頭顱。

她手中拿的是一把剔骨刀,堅硬鋒利,但卻很短。一進一出間,喪屍倒在了地上,她的手上也被漸上了汙血。看著薑秦怔愣的表情,薑陶然笑了一下,道:“前世你動作可比我麻溜多了。記得,刺鼻梁以上的這些位置才能一擊斃命。”

薑秦忍著嘔吐的感覺,不能想象薑陶然口中一刀一個喪屍的自己是什麼樣,又經曆了什麼。她撿起地上澆水用的皮管,擰開水龍頭,對薑陶然道:“姐姐,洗洗手吧,怪臟的。”

薑陶然沒有拒絕,她也不是天生不怕臟不怕惡心的,衝洗著手,她忽然看了眼薑秦的手。

對她說了句,“等我一下。”

說著又爬進廚房,拿了雙皮手套,遞給薑秦,道:“你帶上,注意不要受傷。傷口上沾到喪屍的血也會被感染。護好自己,彆受傷。那裡破了流血了一定要包紮好。”

薑秦結果手套,一邊戴一邊應:“嗯,知道了。姐姐你怎麼不多拿一雙?你不帶嘛?”

薑陶然拉著薑秦的手,幫她把手套腕口位置塞進衣服裡,確保沒有皮膚漏在外麵了以後,才道:“這種手套太厚了,戴上拿刀不方便。你家有醫用手套,等回去後,我戴那種。快走吧,不知道姑姑醒了沒。”

聽到這句,薑秦立刻抖擻了精神。

門前的保安喪屍死了,兩人很快攀爬著翻過欄杆,向著薑秦家所在的小區跑去。

大概是附近都是高檔社區,小區的容積率很低,而且又是在半夜發生異變,大多數居民都在家中,喪屍們一時半會兒還沒有破門而出。所以他們一路上並沒有遇到喪屍群。零星的遇到幾個也都很快被薑陶然一刀解決。

同樣爬過圍欄,這次她們是破窗而入的。

家裡的小狗聽到動靜,‘嗷嗷’的叫了起來,薑秦往裡鑽的動作慢了下來,手腳開始控製不住的發抖。

薑陶然在她身後見狀,道:“前世我見到你的時候,你身邊跟著一隻叫‘寶貝’的阿拉斯加犬,應該就是它了。那個時候你已經一點都不怕狗了。所以秦秦,姑姑是對的,你真的可以克服這種恐懼。而且昨天我出來前把它關籠子裡了。”

“真...真的嘛?”薑秦問這句話的時候牙齒快速的振顫著。

“嗯,真的。快進去吧,姑姑不知道醒了沒。暗室裡又沒有窗戶,又那麼黑,她該著急了。”

“哦,哦,對,媽媽還在等我。”薑秦沒有再猶豫,手一撐,從窗台上跳了下去。薑陶然很快也跟著爬了進來。兩人一刻不停地朝著地下室跑去。

薑陶然用鑰匙打開暗室的門的時候,薑秦的媽媽還睡著。

直到薑秦撲到她身上,她才幽幽醒轉。

“媽媽~!你沒事,媽媽!”

但媽媽卻抱著她迷迷糊糊的說了句:“姐姐,你回來了?”

薑秦愣了一下,把媽媽抱的更緊,“媽媽,是我,秦秦,秦秦回來了,我錯了,我再也不離家出走了!”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最新小说: 僵屍世界之開局滿級金光咒 我在末世擺小攤 慢穿女配不容易 飲劍歌 鬥羅之女裝也不錯 破曉之刺 慶春時 從東京反派開始戀愛遊戲 醫者榮耀 任務係統有點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