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看书网 > > 我有王妃我怕誰 > 第179章 天賜良機

第179章 天賜良機(1 / 2)



流城。

流城是千衍宗管轄的地方,滿大街的人表麵上看著都是一副正道君子的模樣。

“小姐。經過這一個月的修煉,我總覺得我變強了!”陶桃子拍了拍胸脯自信滿滿的對著花知憶說道。

花知憶笑了笑,心裡覺得這真是個小丫頭。

“小姐,我們找北閣,怎麼到酒樓來了?”

花知憶一行人停在了一家酒樓麵前,而肖南弦似乎不太相信堂堂北閣樓居然是家酒樓?

花知憶看了一眼滿臉疑惑的肖南弦,負手搖了搖頭,神秘兮兮的說道:“這你就不懂了。你看,如此不起眼的酒樓,就暗藏玄機。”

隻見花知憶闊步走進去,對著一旁的夥計舉起四根緊密相靠的手指頭說道:“四壺花釀。”

夥計費餅一看,立馬恭敬的請花知憶一行人到了二樓雅間。

“各位爺,不知道除了四壺花釀,還需要些什麼?”

所有人看向花知憶,花知憶思考狀的說道:“再上四碟小菜,哦,對了,我要見北閣主。”

花知憶的話讓在場的眾人心中都為之一振。費餅穩了穩心態,行了一禮說道:“抱歉,北閣主不負責接單。”

“哦?若是我一定要見他呢?”花知憶邪魅的一笑,看向費餅的眼神裡帶著威脅之意。

費餅在花知憶眼神的壓迫下感到甚是為難,隻能硬著頭皮說道:“抱歉!恕小的無法滿足此等要求。”

“那你看看這個,能不能讓你改變主意?”

花知憶說著,從儲物空間內拿出了一塊黑檀木所製的身份牌放在桌麵上。

費餅拿起來一看,立馬跟燙手山芋一般把身份牌放回去,恭敬的說道:“不知是貴客大駕光臨,是小的冒犯了。還請貴客稍坐片刻。”

看著費餅匆匆忙忙的離開,陶桃子扯了扯花知憶的袖子,小聲的問道:“小姐,為何我們一定要找北閣主呢?”

卓熙倒是覺得無所謂,以花知憶的身份,小小的北閣主應該跪下來迎接。

“北閣主不在北閣樓內。”花知憶的語氣十分肯定。

“啊?”肖南弦和陶桃子驚呼出來。

“小姐,您就這麼篤定這北閣主不在北閣樓內?那您為何又一定要找他呢?”肖南弦不解的問道。

花知憶笑了笑,拿起桌麵上的身份牌兩麵翻轉給他們看看上麵的字,嘴裡漫不經心的說道:“除非閣內有大事,不然這些閣主都不會在閣樓內待著。這裡的管事甚少,不像是有大事發生的樣子。”

“貴客您說的沒錯。”說話之人從容的走進門,向花知憶行了一禮,說,“代內閣五管事之位的賀山見過各位貴客。”

花知憶轉動身份牌的手停下,而正好麵對賀山那一麵上寫著“司馬哲”三個字。

司馬哲,乃雅君閣閣主。

賀山看著身份牌上的字,明白了,為何需要北閣主出來接待了。

“司馬哲那個老頭不是說了嗎?持有他身份牌的人,得分閣主親自迎接。”花知憶的話與往常不同,淨是帶著挑釁之味。

賀山眉頭這才微微一皺,向花知憶行了一禮,說道:“抱歉。北閣主目前不在北閣樓內。目前留在北閣樓最大的管事也隻有在下,還請貴客見諒。”

花知憶思考了一番,擺了擺手說道:“行了。既然北閣主不在,那你來接單吧。對了,那老頭也還說了一句,若是分閣主不在,接待持有他身份牌的管事暫時能夠查閱分閣主等級以下的信息。也就是說,所有事情一定要知無不言。”

“賀某明白這個規則。貴客,請問吧。”

“我要神偷行九州的全部信息,包括最近出現的地方。”

賀山向花知憶行了一禮,說道:“賀某明白了,請貴客稍坐片刻。”

北閣樓外閣內。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最新小说: 藏嬌記事 無常府 聖者降臨 魔王的洗白之路 三國之劉備定鼎 我師父是初代鍋影 僵屍世界之開局滿級金光咒 我在末世擺小攤 慢穿女配不容易 飲劍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