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看书网 > 其他 > 破曉之刺 > 第一章 死裡還生

第一章 死裡還生(1 / 2)



月光如瑕,森林隨風浮動,這裡樹葉也是不尋常的巨大,樹乾很粗很硬。

“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嗬,那我這算對影城四人吧。”

身披黑色鬥篷的少年蹲在樹上,手捧酒壺喝了起來,一臉疲憊地望著天空中一大一小,一白一藍的月亮喃喃自語,視野縮小周圍樹林中已是屍橫遍野

······

張家齊特工一枚,此時便是他生命的最後一刻,身後一個當量百噸的核彈炸開,隨著一聲爆炸聲,漫天的白光撲來,如煙花般的火焰映入眼了簾,甚是好看。

被白光包裹住的瞬間,張家齊掉入無儘的深淵,一片閃著白光的葉子向他衝來,打中眉心······

不知過了多久耳邊傳來一下一下“嗒~嗒~”的腳步聲,皮製的靴子踏在地上的聲音,一個令人顫栗的“黑影”緩緩地向張家齊走來。

此時,張家齊如同一隻螻蟻窺視蒼穹,一介凡人直麵神靈,身體因為恐懼在微微顫抖。

隨著“黑影”走近形象變得清晰起來,他身著灰褐色的兜帽皮衣,皮衣上布滿神秘的黑色紋路,兜帽下看不清臉龐的雙眼散發著幽幽的紫光,身背細長的黑色巨劍,腰間有一長一短的短劍和匕首,身形在空間中若隱若現。

“記住,能相信的隻有自己,所謂真象,嗬,不過是蒙騙凡人的虛言罷了。”“黑影”緩緩地將手搭在張家齊的肩膀上,言語間不帶一絲感**彩。

“你是誰。”張家齊睜大眼睛下意識問道。

“我嗎?可能就是你吧。”

話音落下的瞬間,張家齊看到另一個自己,不帶一點作為人的感**彩。

·········

“這個怪物!鬥者衝上去,劍修側麵拉開······”

“啊!好痛······”

“是魔炎!快法師,水魔盾,水魔盾!“

我不是死了嗎?

誰在說話?

頭好痛······真的好痛。

周圍異常吵鬨,混著強烈的頭痛,不停地有爆炸聲從遠處傳來,以及極其恐怖的嘶吼聲,手上有放在植被上的冰涼之感,身體是躺在地上的,豁然睜開雙眼,天空陰雲密布,周圍到處都是竄動的人影。

張家齊虛著眼睛看了看陰沉的天空。

自己從爆炸中來到一個戰場上?怪物?

魔炎?劍修?鬥者?什麼情況,高武高魔的世界?

也沒多想,張家齊隻想快一點地逃離這個地方。起身便看見不遠處有一個羊頭人身、全身毛發腐爛發黑、半邊骷髏的巨型怪物。

怪物手持巨大鐮刀身前散發著一些須臾般的黑光,噴射著黑炎。

猛地一下張家齊的心臟差點跳出來了,瞳孔瞬間縮小。

穿越了?但是為什麼自己直接穿越到了戰場上,還在一個惡心到極致的怪物旁邊。

彆人穿越不都是皇子,王子出生,要麼就是生於大家族天生廢材,附帶無敵金手指,然後開始逆襲走上人生巔峰。

張家齊有點蛋疼,自己好像是地獄難度的開局。

戰場上大致有兩組勢力一方人大多數都穿著鋼鏈鐵甲或者皮甲鐵鏈,衣服上印著銀色的鬱金香。

而另一方衣服破破爛爛,雙眼黑裡泛紅,長著類似動物的肢體,像是羊蹄、豬頭什麼的,反正樣子讓人感到惡心、詭異。

張家齊還是穿的前世的衣服,在這個戰場上格外地紮眼。

天空中好像有什麼東西?

張家齊抬頭望去不由地愣神了,一個酒紅色長發,皮膚雪白的女法師,手持一枚火球懸浮在空中,前凸後翹的火辣身材快要頂破印著銀色鬱金香的法袍,在這樣四周都是怪物的陰暗環境下她如同太陽般明亮。

“噗~”

一個手持長劍,滿臉長毛,雙眼發黑的“怪物”,以一種張家齊看不清的速度衝過來,一劍捅穿張家齊的腹部。

還未等張家齊反應過來,它便抽劍向另外一個方向跑去。

巨大的痛苦,讓張家齊眼睛瞪大,瞳孔縮小,跪在了地上,雙手捂住腹部,身體微微顫抖。

就像個小兵一樣被補掉了?

低頭發現自己的腹部傷口位置也泛出了那種黑色的能量。

不會自己也變成那種怪物吧。

那麼自己是先死掉,還是先變成怪物呢·······

張家齊跪在地上,全身因為巨大的痛楚動彈不得,腦子裡正在胡思亂想。

一個直徑十多米的火球從紅發女法師那裡向張家齊砸來,於此同時女法師似乎發現了張家齊這個局外人,露出驚訝的表情,以及一絲絲抱歉。

這還帶補刀的?張家齊跪在地上懵了。

隨之噴湧的熱浪朝張家齊襲來,熟悉的炙熱感傳遍全身。

巨型羊頭怪被火球正麵砸中,在烈焰中痛苦地嘶吼著,但依舊虎虎生威,一鐮刀便將一位戰士攔腰斬斷,血液濺得老高。

“我擦#$~^#$#······”

張家齊直接被爆炸的衝擊波震飛,來到了戰場的邊緣,重重地摔在了地上,連連噴了兩口血,全身有三分之一大麵積燒傷,整個人處於嚴重的眩暈狀態。

好痛!好暈!為什麼有肉香味?

張家齊迷糊中看見腹部開始被黑氣所腐蝕,皮膚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腐爛,耳邊開始傳來嘈雜的低語聲。

(本章未完,請翻頁)

“渴望嗎?”

“黑暗將會給予你永生。”

······

恍惚間張家齊看到一片白色的葉子,意識突然驚醒,一股暖意裹住全身,雖然依舊是劇烈的疼痛,但張家齊卻明白死亡已經離自己遠去,腹部的黑氣開始消失。

張家齊趴在地上動彈不得,仰頭觀察起了戰場上的局勢。

一個身穿黑色披風、皮長靴,棕色卷短發的男人左右跑動竭力躲避羊頭怪大開大合的攻擊,手中的左輪不斷射出白色的光柱對羊頭怪照成貫穿傷害,雖然不致命,但是比其他的皮甲戰士那種隔靴撓癢的傷害好很多。

隨著時間流逝,張家齊發現周身的傷勢居然比之前好了很多,胸口那一道貫穿傷泛著微弱的白光,細細觀察居然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複。

戰場上的局麵僵持住了,一方麵紅發女法師的殺傷力極其恐怖,火球、雷電四處濺射,並且持槍男人牽製住巨型羊頭怪。

但另一方麵人類這邊一旦被怪物殺死就會變成新的怪物,形成一種滾雪球的局麵。

徒然,更遠處傳來陣陣嘶吼聲,戰場後的黑色樹林中居然又湧出來了一堆怪物,女法師他們見勢不對開始從側麵緩緩撤退。

那我怎麼辦······

不知道那裡來的力氣,張家齊爬起來就踉踉蹌蹌的向後跑去。

鑽進了叢林之中,這些樹木非常的粗大並且有些部分在地上蜿蜒盤旋,有長長的藤蔓從上麵垂落下來,導致路麵起起伏伏,甚至有些地方需要彎腰才能過。

一直跑!一直跑!一路上跌跌撞撞,張家齊總感覺自己停下後,就會有怪物追上,還好張家齊身體素質好不會跑一會就躺在地上······

但是體力比以前好得多了,什麼時候這麼持久了?

張家齊一直狂奔了接近半個鐘頭左右,發現自己居然還有力氣。估計後麵應該沒有怪物,張家齊便停下來坐在一顆石頭上休息。大口喘著氣,張家齊才有心環視了一下四周的情況。

天空已經暗了下來,周圍很是寂靜,張家齊隻聽得到自己的呼吸聲,心臟劇烈的跳動聲······以及遠處傳來的野獸的咆哮聲?

周圍是一片黑色且大得離譜的樹木,估計大概有四五十米高,並且樹乾粗得嚇人,需要十多個人環抱才能將其圍住。

這就是異界嗎?張家齊的身體有完全不同的反應,雖然餓,但似乎每時每刻都在呼吸,都在汲取著周圍的能量,就像溫度高的地方會向溫度低的地方傳遞熱量。

張家齊低頭向腹部看去,貫穿的劍傷已經好了大半了,皮膚異常地光滑,之前的擦傷已經完全好了。

超強恢複力?還是彆的什麼?

去作死試一下?

·····還是算了。



书首页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最新小说: 家之園 讓開,影後她錦鯉出道 穿書後我幫炮灰男配逆襲人生 人在鬥羅已娶教皇 穹元突破之東帝 墨輔大唐 怪物的我被救贖 竹外梅橫一兩枝 富婆啟動計劃 重生90:鹹魚女主她不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