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看书网 > 其他 > 破曉之刺 > 第十三章 愛麗絲的輕吻

第十三章 愛麗絲的輕吻(1 / 1)



我叫張家齊,出身於陳武域,是來自璀璨之影的法師,正在做一件重要的事·······不對,我是穿越來的異鄉人,但是我為什麼在這裡?張家齊的思緒有些混亂。

突然,身後一道細長的水柱沿著地麵向張家齊劃來,張家齊隨手撐起紫色的光幕擋下這一擊,就像是身體的本能反應,光幕瘋狂顫抖堪堪擋下這一擊,水柱在地上劃過一條如同蜈蚣般的裂痕。

幾個腦袋如同章魚有著四肢在地上爬行的怪物出現在張家齊的身後,那些怪物靈動的雙眼泛著智慧的光芒。

對!自己正在被怪物追逐,要甩開它們去天裂城!

張家齊經過幾個字節的超速吟唱,瞬間便釋放出五環的“熔岩地裂術”,方圓公裡的地麵全部化為岩漿,這些怪物懼火,岩漿地麵雖然不能完全阻止它們卻可以有效地減緩他們的速度,至於空中?現在誰敢在高空飛行那是找死的行為。

張家齊一邊低空飛行,一邊冷靜地吟唱,荒野上狂風大作,法袍在空中肆意飛舞。這些怪物是法師的噩夢,能免疫絕大多數的魔法,並且恢複能力極其恐怖,自己以少敵多雖然有機會打贏,但自己卻擔不起這個風險,現在有更加重要的事情等著自己,甩開它們才是是最明智的決策。

強烈的紫光從張家齊的雙眼溢出,這是魔力翻騰的表現,八環法術【虛空幻影】,三個一模一樣的張家齊分頭從三個方向跑去,【虛空幻影】亦真亦假,每一個都是真的,每一個也都是假的。

這些怪物並沒有如同張家齊想象的那般分開追逐,而是一起衝向了其中的一個張家齊。很聰明的做法,分開來肯定會被張家齊逐個擊破,而這些移動速度極快的怪物即使短時間被張家齊甩開也能追上來。

僅僅一小會其中一個張家齊便被這些怪物撕碎,感受著幻影殘留的記憶,張家齊不由得皺了皺眉頭,“虛空幻影”的施法者會承受幻影死去時的精神創傷,不過對於精神強大的法師來說這種創傷無關大雅。

怪物們又齊齊衝向了另外一個張家齊,張家齊撐起魔法盾擋下了前兩個怪物如同炮彈般的**衝擊,被第三個怪物用爪子撕碎了魔法盾。張家齊吟唱咒語,五環法術【火牢術】,幾乎瞬間四周出現一個火焰牢籠將張家齊和怪物籠罩在其中,高溫灼燒著張家齊的皮膚傳來陣陣疼痛。在怪物的突襲下張家齊再也沒有餘力施法其他法術,被怪物們直接分屍咬斷四肢。

張家齊的生命走到了儘頭,“砰~”如同玻璃破碎的聲音,張家齊的身體破碎在空中漸漸消失,又是一個幻影!

隨後牢籠的地上亮起了魔法陣的光芒,觸發了張家齊在幻影身體裡早已經埋下的法術陷阱,六環法術【長距離隨機傳送術】,怪物們急切地想要突破火牢本來在他們看來脆弱的火牢現在顯得極為堅固,在火牢被破壞的瞬間,傳送術帶走了這些怪物將他們傳送至300公

(本章未完,請翻頁)

裡以外。

接收幻影死前的記憶,張家齊長長地鬆了口氣,還好自己的算計無誤不然接下來就難辦了,這些怪物魔抗極高,並且自己經過長時間的戰鬥奔襲魔力早已經見底。

張家齊一邊向著裂天城前進,一邊竭力恢複自己體內的魔力,接下來自己需要用到大量的魔力。

雖然是低空飛行,但張家齊的速度也算快,一路上幾乎什麼都沒有遇到其他什麼,有的隻是死寂與荒蕪,甚至連魔獸的影子都沒有看到,除了天空中盤旋著成群的血鷹,這種血鷹通體血紅色,喜食屍體,脖間有一圈黑色的長羽毛,它像人的餐巾一樣,可以防止血鷹食屍時弄臟身上的羽毛。

差不多三個小時後張家齊趕到了天裂城遠處的山峰上,看了看時辰很合適,魔族大軍剛剛突破天裂城的城門。成群的魔族如捅蝗蟲般湧入天裂城,天裂城中間有如月石城一般的高聳建築但已經從中間斷去。

山峰上的某處經過會議法師的計算是魔力的噴湧之處,張家齊在這裡釋放的法術可以放大1.5倍到2倍左右。

張家齊也未急著釋放法術而是盤腿坐下恢複自己的魔力和調整狀態,這個法術會消耗掉自己九層九的魔力,九環巔峰的破壞式法術【愛麗絲的輕吻】,這個法術甚至在威力上達到了十環法術,十環法術可是傳奇領域的法術,但釋放條件太過於苛刻。

“嗒咕~嗒咕~”聽風鳥在叢林中不斷鳴叫,鳴叫聲淒慘婉約隨著風勢不斷變化,世人都說聽風鳥的悲鳴難以入耳,而此時張家齊卻覺得很是悅耳。

延綿不斷的叫殺聲從天裂城傳來,風中隱隱帶著腥味,樓摧路毀,屍橫十裡長街,是時候了,張家齊估摸著時間站了起來,緩緩地走向山頂,聽風鳥的悲鳴聲越來越大,風勢也越來越大,掛在臉上生疼。

此間我為主宰。

張家齊雙手撐開在山峰上感受著魔力的流動,低聲吟唱著繁瑣且沉長的咒語,嘗試著溝通虛空的意誌,一分鐘,兩分鐘······藍色的魔力在張家齊的周身彙集,且逐漸變為了紫色的魔力。一個巨大的法陣出現在山峰之上,魔力凝實法陣中光影變換猶如一個跳著舞的女孩青春而活潑,而實際上卻是死寂與毀滅的象征。

在【遠見術】的作用下張家齊看到了大量魔族的軍隊已經攻入了天裂城,而自己的目的就是將這些該死的魔族軍隊和這座城一起送去地獄,天裂城位於一個峽口是魔族軍隊進攻的必經地,既然這樣為什麼不守呢?守城是一種戰術,不守也是一種戰術。

天裂城不算一座大城說是戰爭堡壘更加合適,守城的軍隊雖然節節敗退,但並非一擊即潰,有組織地一邊打一邊退,顯然是飽經戰火。成千上萬的人做著殊死抵抗,屍體成片成片地堆砌,魔族的軍隊即使是在張家齊的這個位置依然一眼望不到邊,正陸陸續續地向天裂城進發。

(本章未完,請翻頁)

【愛麗絲的輕吻】已經完成,湧動的魔力有些暴躁,“小姑娘”急躁地在張家齊周圍轉來轉去,但張家齊在等,等魔族攻下大半城池後便是自己攻擊成效最大的時刻。

此間我為屠夫。

張家齊麵無表情地看著城中的戰鬥,但是喉嚨卻有些乾渴,城中依然有著上十萬的人正在充滿希望地進行戰鬥,自己真的有權利主宰他們的生死嗎?一個奇怪的想法出現在張家齊的腦子之中。

“賊子,你敢!”天空中傳來如同聾鐘般的怒吼,一隻彌天大手穿破雲霄向張家齊壓來。

晚了!

張家齊露出輕蔑的笑容全力激發法術,愛麗絲跳著輕快的舞蹈向天裂城飛去,“噠,噠,拉,嗒·····”裂天城的所有人都聽到了這般輕快的歌聲,紫色的光輝包裹著整個城市。

張家齊抬頭望去那一隻彌天大手越來越大布滿了張家齊的整個視野。

“呼~呼~”張家齊坐在毛地毯上劇烈地喘著粗氣,昏暗的房間中擺鐘“嗒~嗒~”地響著,一切都是如此地安寧、平靜,神秘法師正細細地看著銅鏡。

章魚頭怪物?裂天城?彌天大手?這些東西自己根本沒見過甚至沒聽說過。

“剛剛那是什麼,我的未來嗎?”張家齊有些氣虛地問道,完全還沒有緩過來,腦海中對於剛才經曆的事情隻有幾個模糊的畫麵了。

“當然不是,沒有人可以預測未來······嗯,就算有也不是一麵鏡子可以做到的,最多看到某些可能,而且這麵鏡子的能力也不是那方麵的。”神秘法師看著張家齊笑嗬嗬地說道。

“我看到的東西真的存在嗎?比如說天裂城。”張家齊起身站了起來。

“是存在的,應該是說曆史上存在過,被一位強大的法師以極其恐怖的手段移為平地,這麵鏡子據說就是他的隨身物品,當初還隻是一麵普通的鏡子,但在那位超凡法師死後便意外地啟靈了成為了超凡物品,羅森幻境以過去承載未來,每個人一生隻能使用一次。”鏡子在神秘法師手上憑空消失。

“也就是說自己剛剛經曆的其實那位法師死前的經曆。”張家齊竭力地回憶著剛才經曆的一幕幕,但記憶卻越來越模糊。

“大體上差不多,不過細節上完全不同,他可沒有用【長距離隨機傳送術】而是硬生生地斬掉了那幾個“諦魔”,還有······你確實存在某種特質。”神秘法師停頓了一下說道,隨後揮了揮手,一樓大廳中的魔能燈便亮了起來,神秘人臉上的一層淡淡的黑霧也隨之散去

“梅林會長?”眼前的這個人與白天見過的梅林一模一樣,但氣質卻完全不同,如果說白天是一個和善、耿直的老者,那麼現在便是一個神秘而強大的法師。

(本章完)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最新小说: 家之園 讓開,影後她錦鯉出道 穿書後我幫炮灰男配逆襲人生 人在鬥羅已娶教皇 穹元突破之東帝 墨輔大唐 怪物的我被救贖 竹外梅橫一兩枝 富婆啟動計劃 重生90:鹹魚女主她不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