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看书网 > 其他 > 破曉之刺 > 第二十二章 守株待兔

第二十二章 守株待兔(1 / 2)



張家齊再次走到這棟自己僅僅隻住了一晚的公寓下,也不知道那扇被隊長踢壞的門修好沒有。

“這位大人,有什麼事情嗎。”老米克向張家齊問道,似乎完全沒認出張家齊。

“老米克,我是來退房的,我已經找到新的住處了。”張家齊愣了下說道。

“張家齊,我剛剛第一眼都沒有認出你來,這才幾天你就加入了城管部,真是驚人,我侄子在城管部當了三年的文職人員也沒有加入。”老米克滿臉驚訝地說道。

“運氣比較好,碰到隊長賞識我。”張家齊笑著說道。

“我陪你上去拿東西。”老米克有些殷勤地說道。

張家齊其實也沒什麼東西,除了自己穿越帶過來的一套已經破破爛爛的衣服,雖然已經沒什麼用了,但這卻是張家齊帶來的唯一東西。

走到307的門前,將手放在門把手上,張家齊突然停住了,一股陰冷的氣息從手上傳遍全身,透過門縫張家齊看到了一隻猩紅的眼睛正在盯著自己。

妖魔!這東西還會守株待兔了?不過兔子,還真被它等到了。

張家齊也未有太大的動作怕驚動到妖魔,給老米克打了一個眼神,緩緩地將門閉上,慢慢地向後退去。

老米克立刻懂了,一個守夜人對自己打眼神意味著什麼?連忙向樓梯口跑去。

麵對未知的妖魔,張家齊可沒有太大的底氣,但似乎是前世成為特工後留下的習慣,或者是已經有了一個身為守夜人的自覺,讓老米克先行離開,自己墊後。

張家齊將夜華拿在手上,有條不紊地激發口袋中的信號球,信號球是每一個守夜人的標配,激發後就是代表尋求援助,附近的守夜人都能感應到,並且必須無條件地進行援助,如果被發現有無視信號的現象是會有極其嚴重的懲罰,少則關押幾個月,多則被流放,視情況而定。

“砰~”徒然門被巨力撞開,直接飛到了樓下,一肢四肢細長,有著紅色斑點的煞白皮膚,如同蜘蛛般的人形怪物沿著牆壁向張家齊撲了過來。

張家齊甚至來不及開槍,隻能勉強一個側身躲避,被怪物直接撞到了樓梯口附近。

“嗷~”怪物一擊未有建樹,憤怒地嘶叫了一番,血紅的大眼配上沒有毛發的白頭極其滲人。

劇烈的疼痛在張家齊的全身蔓延,張家齊差點陷入了僵直狀態,忍著疼痛迅速站了起來,強行咽下嗓子眼冒出了一口鮮血,滑動夜華的輪盤調到銀質子彈,抬槍瞄向怪物的眼睛,想來眼睛應該是相對比較脆弱的地方,果然怪物也下意識地用比身體還要長的手擋住腦袋,但張家齊依然果斷地扣下了扳機。

“砰”的一聲,一顆泛著藍光的子彈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擦著怪物慘白的手臂,射向腦袋。可惜,怪物臨時側了一下頭,子彈在怪物的臉上炸出血霧留下一個窟窿,銀質子彈嵌在怪物的皮肉之中灼燒著怪物的血肉,冒著白煙。

在怪物的慘叫聲中,張家齊頭也不回地向後跑去,餘光中看到在樓梯拐角蹲著的老米克。

樓上樓下都傳來驚恐的叫聲,紛紛向樓下跑去,隔壁房門的人也都在房間中瑟瑟發抖。

鬥者是這個世界最常見的職業,很多人雖然天賦一般,但至少都是見習鬥者,卻沒有一個人願意麵對怪物,都在等待他人的救贖。

由於張家齊魔力的薄弱,這一槍並沒有完全傷到怪物,反而激起了它的凶性,以更快的速度向張家齊撲來,張家齊身上的氣息在怪物眼裡就是一頓美餐,可以讓自己有機會進階的美餐。

一柄斧頭從空中劃下直直地砸在怪物的背上,嵌在了怪物的血肉之中,是拿著斧頭蹲在樓梯拐角的老米克,斧頭就是樓道中掛著的,由於長時間沒有護理上麵已經鏽跡斑斑。

沒想到老米克如此的武勇,這一記斧頭力量極大直接讓怪物摔在了地上,老米克的力量比張家齊大多了,但是戰鬥技巧極其粗糙,或者說完全沒有技巧,愣在那裡被怪物一爪子揮了出去,倒在那裡生死不知。

張家齊也抓住老米克爭取來的機會,一個滑步上前將怪物壓在身下,用幽凡猛地一下捅入之前炸出來的那一個血窟窿,黑

(本章未完,請翻頁)

色的鮮血濺了張家齊一身,血液的腥臭味鋪麵而來。

怪物依舊在掙紮,甚至一隻手捏住了張家齊的一隻胳膊企圖讓張家齊放開它,整隻胳膊似乎都快被扯下來了,每一根神經都被劇烈的疼痛刺激著,但張家齊死死地握住幽凡緩緩地紮入怪物的腦子裡麵,他知道一旦放手死的就是自己。

僵持了可能足足有一分鐘左右,隨著幽凡的深入像是捅破了什麼,怪物的力量漸漸弱了下去,漸漸沒了聲息。

嗬嗬,就這?

在怪物死去的瞬間,張家齊能感覺到一股紫色的能量從怪物身體裡開始湧入自己的身體,體內的紫色能量瞬間暴漲。

這些紫色的能量和自己體內本來就存在的紫色能似乎是同一種能量,進入張家齊的體內便融在了一起,但有又有所區彆就像是油和水的區彆,密度小的會浮在上麵。

張家齊順勢便倒在了血泊之中,全身的疼痛讓張家齊隻想躺在這裡一動不動,滿地全是怪物的血液,感受著體內湧動著紫色的能量開始被動地恢複自己的傷勢,和之前最大的區彆是這些紫色能量的數量變多之後,自己居然可以主動地控製這些紫色的能量了。

這隻妖魔似乎知道自己在這裡住過,所以在這裡等著自己,這種智慧······

“你應該沒事吧。”很是溫潤的聲音。

其他守夜人嗎?這麼快。

睜開雙眼一個身著黑色皮衣,白襯衫,灰長靴,腦後束著黑色長發,身挎一把青色長劍年輕人身體筆直地站在走廊的欄杆上,他半眯著眼微笑著看著張家齊。

“除了動不了之外應該沒有大問題。”張家齊感受了一下說道,估計再過一會自己應該就能動了,年輕人很瘦,瘦的很不自然,說是骨瘦如柴也不為過。

“很厲害啊,以未入階的力量斬殺一頭低階妖魔,現在的守夜人都這般凶悍了嗎?”年輕人讚歎道。

“你全程都看著的?”張家齊額頭上青筋跳了跳,看氣勢其實這個人的實力明顯很強,在靈視視野之下年輕人全身散發的著青色的光芒。

劍修嗎?

“額,你如果頂不住的話我就會出手的。”年輕人有點尷尬地摸了摸鼻子說道。

“你是劍修嗎?”張家齊撐起身體靠在牆上看著年輕人說道。

“我不應該一看就是一個劍修嗎······這種氣質清冷的氣質。”年輕人露出自戀的表情指了指自己說道。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最新小说: 家之園 讓開,影後她錦鯉出道 穿書後我幫炮灰男配逆襲人生 人在鬥羅已娶教皇 穹元突破之東帝 墨輔大唐 怪物的我被救贖 竹外梅橫一兩枝 富婆啟動計劃 重生90:鹹魚女主她不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