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看书网 > 其他 > 破曉之刺 > 第二十六章 老乾

第二十六章 老乾(1 / 2)



樓道間寂靜無聲,張家齊隻能聽到自己的腳步聲與呼吸聲,重複而單調的布局,恍惚給人一種樓梯沒有儘頭的感覺,走到第八個台階的時候張家齊就感覺不對勁了,走到了第十個平台時便停住了,這時平台上寫著二百二十二。

空間扭曲了?還是說自己其實已經不在白鳳法師塔了?

張家齊走過的高度已經超過了白鳳法師塔的高度,一路上重複的布局沒有看見一扇門或者通道。

張家齊思考著現在這種情況自己是應該繼續走下去,還是回頭先去問問情況,嘗試著繼續往上麵走了走,僅僅走了一小段距離便到達了下一個平台。

張家齊的眼神凝固住了。

“二十二”第十一個平台上赫然寫著,不是想象中的三百三十三。

張家齊環視四周周圍的環境和自己腦海中第一個平台一模一樣,甚至平台的邊上也有一個一模一樣的“Y”形裂縫。張家齊有點頭皮發麻,樓道內的魔能燈此時竟然顯得如此地詭異,昏黃不定地跳躍著。

估摸著自己困在了一個循環的密閉空間,就算往回走應該也是回到原點,不過還是要嘗試一下,張家齊掏出一枚銅幣開始放在“Y”形裂縫的旁邊,然後快速地向下跑去。

“九十九,八十八,七十七······”果然張家齊看到了那一枚自己扔下的銅幣,再往下看去便是那個寫著“二百二十二”的平台,張家齊有點喪氣地坐在平台上思考著該怎麼辦,魔能燈的燈光將張家齊的影子在白石牆上拖得老長。

這個樓道空間中有十個平台並且現在處於一種首尾相連的狀態,想要脫離這個空間自己能想到的有幾個辦法。

第一、強行破壞樓道的空間結構出去,不過法師塔的牆壁明顯是用的一種極其堅硬的材質,憑借自己估計短時間夠嗆。

第二、使用戒子上的“短距離隨機傳送術”來脫離這個空間,不過“隨機傳送”這幾個字就有待自己深思了,萬一傳送到高空不就跟死沒有區彆嗎·,在這裡等著好歹會有人來救自己。

·······

思考著,張家齊感受一陣得意的情緒,雖然不知道自己怎麼感受到的,但是張家齊很確定有人在暗中觀察自己,而且離自己很近似乎就在旁邊一般。

“閣下,我是梅林的徒弟,你這樣作弄我不怕梅林責怪嗎?”張家齊嘗試著大聲說道。

一陣質疑以及不相信的情緒,但夾雜一點點擔心,猶如一個小孩子一般。

是燈光!張家齊是從燈光的流動中感受到那人的情緒,不知不覺張家齊後頸的汗水已經打濕了衣領。

不會跟自己在交流的是什麼非人的東西吧?張家齊猜測著。

“你看我甚至還不是一個法師,卻可以來到這裡,除了這個原因也不會有其他可能了。”張家齊嘗試性地引導著,從情緒上感覺這個東西的智力不會很高。

那個東西沉默了,燈光也停止了流動。

“胡鬨!”一聲斥責聲在樓道內響起,如同朽木般的聲音。

燈光散發出委屈的情緒,接著牆壁旁豁然出現一條通道。

曲徑通幽,一個身體微微佝僂的老人

(本章未完,請翻頁)

,安靜地站在通道後帶著笑意看著張家齊。

“歡迎,少爺。”老人滿臉喜意地說道,就像是一位老管家看見久彆重逢的少爺回家。

老人身背一把黑青色長劍,一身灰色素衣,一隻左眼泛白而渾濁。

猜測著老人的身份,張家齊恭敬地問道:“您是?”

老人領著張家齊往裡麵走,露出討好的笑容:“我就是老爺身邊端茶倒水的仆人,我性乾叫我老乾就行了,不是錢財的錢,是老乾的乾,其實我原來就姓錢的,老爺覺得這個姓與我的命不符,說我一生就應該清清爽爽的。”

錢?乾?雖然老乾沒有說明白是那個乾,但張家齊也大致猜到了。

“老乾,師父之前說他出去一趟,現在回來了嗎?”張家齊開啟靈視看去老乾的身體呈現出灰白色泛著淡淡的紅光,猶如完全未步入修煉的普通人一般,但是真的是普通人嗎?

“還沒呢,估計一時半會回不來了,過段時間我也過去,老爺生性清明,一些雜事還是要我來做。”老乾想了想很自豪地說。

“我估摸著你今天也要來,我已經把飯做好了,來嘗嘗我的手藝,老爺總說我做飯這麼多年沒有一點長進,但我覺得還行。”老乾嘟囔著,帶著一絲不服氣的表情。

路過一個一排排架子過去全是書的房間,老乾說道。“這是老爺的書房,裡麵有很多書,但我也不識字,你和老爺一樣都是識字的人,有時間可以來看看。”

走上二樓,張家齊跟著老乾來到一個光線很足的房間,外牆上開著一扇扇木窗,這個位置剛好能看到白鳳耷拉下來的羽尾在空中隨風漂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最新小说: 家之園 讓開,影後她錦鯉出道 穿書後我幫炮灰男配逆襲人生 人在鬥羅已娶教皇 穹元突破之東帝 墨輔大唐 怪物的我被救贖 竹外梅橫一兩枝 富婆啟動計劃 重生90:鹹魚女主她不乾了